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集團要聞

【講述】天津地鐵集團第一建管中心 康鵬:技術導航 把控方向

發布時間:2018-12-13  來源:天津軌道交通

123日,地鐵1號線東延線開通試運營至李樓站,左林右李開門納客,又是一陣歡欣沸騰!然而地鐵建設并非一蹴而就,一條線路的開通,背后是無數規劃、勘察設計、施工及工程管理人員大量的、艱辛的以及長久的付出。不登山不知山高,不涉海不知水深,其中究竟有哪些環節,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讓我們一起走近1東地鐵建設者,聽他們講述故事背后的故事。

技術導航 把控方向

1東這艘巨輪在經歷了驚濤駭浪、激流暗涌之后已經正式揚帆起航,而我也終于可以利用這片刻的寧靜狠狠地回味這段不平凡的航程。我是搞技術的,不習慣于太感性的表達,千帆過后帶給我的是更深入的思考。——天津地鐵集團 第一建管中心第一項目部 康鵬

乘風破浪會有時

我并非1東工程的土著201612月中途加入,擔任項目總工,還沒備好彈藥,就趕上了大會戰。清晰地記得當時正值機電安裝、二次結構交叉施工的混亂時刻,出圖量巨大的二次結構圖紙因接口聯絡配合時間緊張變得難產!更要命的是正當我們搶攻二次結構出圖橋頭堡的關鍵時刻,傳來了晴天霹靂——BIM宣布退出!我頓時蒙圈:此時距離出圖節點不足一月,施工單位已經進場,停工窩工隨時出現。不夸張地說,1東這艘巨輪觸礁了!

極端狀況下我能想出的迅速調整航向駛離旋渦的方法只有一個——集中封閉!我把建筑、機電、環控、給排水等相關專業的設計人員全部集中在項目部,一間會議室內擺滿了十幾臺電腦,彌漫的煙霧、發紅的眼睛、半禿的頭頂,一組人盯著一臺電腦,以極快的語速交流著、甚至爭吵著。而我就不分晝夜、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調圖、隨時解決出現的問題。很慶幸,最終順利實現了預期目標。沒人性是那段時間他們對我的評價,很中肯。

就在處理BIM退出導致船體觸礁的同時,雙林站整體建設方案因考慮工期和施工難度等因素發生了根本性變更,即由全地下站變為半地下站。這意味著之前所有的設計管理工作全部歸零,更意味著留給我們的出圖時間非常有限。

與圖紙為伴

為滿足現場施工進度需求,我果斷決定采用分冊出圖的方式,穩定一部分出一部分。此外,嚴格進行設計計劃管理。需要嚴格到什么程度?不夸張地說,是小時!圖紙專業、完成部位、工序流程處于哪個環節,必須盯!催!督!包括到圖紙強審階段,一天N個電話,原本需要7-10天的強審,也因我們的特殊情況加急為3天。催命三郎是我得到的又一個稱謂,很形象。

開山之力繡錦羅

在雙橋河車輛段聯合檢修庫施工中,一條110KV高壓電力管線以順行方式將鋼結構聯檢庫一分為二,高壓電力管周邊15米內屬保護區范圍,禁止施工。這就使工程陷入兩難:常規鋼結構施工順序從中間至兩邊能更好地滿足其應力釋放要求,但如完全等到管線遷移后再施工,根本無法保證工期。此刻,項目部經過慎重考慮,大膽決策改變工序——從兩側向中間拼裝

只是我深知,這就如孩子拼積木一般,逆向組裝對誤差的要求近乎苛刻,任何細微偏差都有可能導致最終無法合隆,必須用數據和行動說話。于是,組織設計單位精確計算,要求施工單位嚴格控制安裝精度,監理單位精準復測尺寸,最終經過層層論證、嚴密組織后,成功將聯檢庫與高壓管線穿插施工,并實現了鋼結構的完美閉合。那一刻,是撥云見日后的喜悅,是對勇氣與智慧的褒獎!

我思故我在

1東工程的技術管理有一個特點,我稱之為保姆式管理,就是對現場技術問題以360度無死角的方式對接全部涉事主體,并在第一時間予以解決,可謂主動、高效、簡單、直接。如果你以為我要吹捧自己或者標榜團隊那就錯了。客觀講,這種管理方式是特定條件下特別是工程各種邊界條件不穩定、突發狀況較多而工期又異常緊張下的權宜之計,而仔細思考就會發現,這種管理可能會模糊各方主體的角色意識并弱化其存在感,還有進一步優化的空間。但無論如何,越是在勝利歡慶的時刻,越應該保持冷靜的頭腦,這是1東航行帶給我的成長與收獲。

入港靠岸,稍作休整后,1東這艘巨輪就步入了載客軌道,我相信他定不辱使命,帶著我們的祝福走得更遠、更穩!